红橙动态

搜索:

二级分类:

廉江红橙打赢有柑橘“癌症”之称的黄龙病防控

尽管廉江红橙价格与去年持平,被誉为红橙大王的关锡运,站在廉江市青平镇坡禾地村旁的山坡上,俯视着坡下大片的橙园,踌躇满志。

2016年12月28日,离红橙开摘已大半个月,橙价仍维持在上品每斤8元,中品每斤5元的位置。

山坡下,挂着广西、海南牌号的货车,络绎不绝地从他的果园里装运着红橙。

由于没有遭受台风侵袭,当地橙农2016年的亩产比2015年足足增产了三到五成,关锡运算了一笔账,单他500多亩的橙园(其中今年投产面积300多亩),预期可纯赚1750多万元。

这意味着,廉江市现有的7万多亩橙园将带来10多亿元的纯收入,此举亦标志着,在经历了被称为柑橘“癌症”的“黄龙病”重创之后,当地各界持续努力近10年的橙业振兴行动由此走上了正轨。

关锡运在观察红橙生长情况。廉江红橙网

拼出来的“国橙”

10年前,廉江橙业在柑橘黄龙病肆虐下,种植面积曾从17万亩狂减至1.1万亩,几乎全军覆灭。在最艰难时刻,一批有志之士,执着坚守着橙业,用实践证明 了黄龙病完全可防治,带动群众在逆境中继续种橙,引起各界关注,推动农科部门总结并研究黄龙病技术。当地政府也不断出台的各种扶持措施,最终使“红橙之 乡”艰难地闯出了橙业振兴路。

廉江,因红江橙而荣膺“中国红橙之乡”,拥有“中国橙王”、“人间仙果”及“国宴佳果”等声誉的红江橙,源自于青平镇水土相连的红江农场。上世纪70年 代,该场农技员在19队橙园惊奇地发现了一个果肉通红、汁多味美的变异单株,属嫁接嵌合体变异,果实口感前所未有。说来也神奇,这种基因变异个例概率小至 亿分之一的奇迹,居然发生了,即便按现有培育太空种子的条件,培育出这样的良种,几率也微乎其微!该场农技员钟家存刚把变异单株移植走,母树处便在“以粮 为纲”的口号中被辟为粮田。

经历近10年的筛选纯化,定向选育,这一“上天赐与”的罕见品种,红肉果纯化率上升到99.36%,在生物学特性、植株形态、红肉果性状等遗传上均表现出 稳定性:果大皮薄、形靓肉红,化渣多汁,甜酸适中,风味浓郁。1980年,红江橙在全国农垦南方水果会议的评选上名列首位。1986年,在全国柑橘补评会 上,红江橙被评为优质水果,随后,被定为国宴用果。当年,红江橙价达每斤4-5元,与猪肉同价,蜚声国内外。此后,优质的红橙苗迅速在廉江推广,到本世纪 初,当地红橙种植面积达到了17万亩,多个红橙商标及原产地标志纷纷登场,橙业成为廉江的4大产业支柱之一。当时在北京,一提起湛江,人们往往条件反射般 地提到红江橙。扛过来的橙业

扬名者往往不离际遇,成事者必定饱磨炼。在廉江橙业史上,有两个人注定要留名。一是拼出“国橙”的“红江橙之父”钟家存,二是在逆境中挑战黄龙病,推动当地橙业走上振兴路的关锡运。

2006、2007两年,廉江橙业遭遇了柑橘黄龙病浩劫。

黄龙病被称为全球柑橘产业的“癌症”,这种由革兰氏阴性细菌寄生引起的毁灭性病种曾肆虐近50个国家和地区,中国的19个柑橘生产省(市、自治区)中有 11个受到该病危害。廉江红橙染病后,叶片黄化,根部腐烂,橙果即便成熟仍是绿色,树体在一年内死去。短短两年内,廉江全市红橙存活总面积从17万亩暴降 到1.1万亩,且普遍果质下降。因连年无优质果供应,廉江橙从市场骄子的地位沦落为昨日黄花。橙农泪在眼里,政府急在心里——毕竟,以全球农科专家累年的 研究,尚找不到消灭革兰氏阴性细菌的有效方法,黄龙病死树率又是如此之高,在转产与补种之间,很难做出选择。

人们很快发现,1999年才回到村子里种橙的关锡运,他的30亩小橙园里,遭黄龙病侵害的程度微乎其微。仅自发销毁几亩的感染橙树,剩余的20多亩,叶茂果大,亩产过万斤。

关锡运看似轻易地扛过来了,背后是无比的艰辛!

现年49岁的关锡运,当时无比彷徨。他早年在镇里的长青水果场担任过农技员,深知黄龙病的厉害。他遍查资料,找不到“治黄”方案;白天不断在果园里巡看, 往往为橙叶上的一些枯黄小缺口而紧张。不过,在寻师访友期间,广东海洋大学的一位资深专家提醒了他:“黄龙病确实尚无有效的治疗方法,但在实践中,有不少 防感染手段,经验证有一定效果!”(注:直至2016年9月,国内才出现首例实验效果较佳的黄龙病治疗成功个例)

“对呀,就像‘癌症’一样,治不好,并不代表不能防控!”关锡运在回乡种橙前,曾到南宁较长时间地经商,所涉行业与保健养生密切相关。

他决定拿出应对黄龙病的第一招是“固本培元”,尽最大可能让橙树根壮枝繁。“好比增强人对疾病的抵抗力一样”具体落实到追加有机肥投入和肥水一体化施灌上。

第二招是“防风辟邪”,黄龙病的主要传播途径是柑橘木虱等昆虫,他上广州高校取经,定下喷洒专用药剂的药防措施,同时,买回一批紫外线和太阳能灭虫器作业。

第三招是“壮士断腕”。首先,短时间里高强度地研究橙树黄龙病征状,通过查阅大量图片资料,在不借助高端仪器的情况下,学会判断橙叶上的黄斑到底是自然形 成还是感染所致,一旦发现病树,马上连根拔起,焚烧销毁,并在远处撒上生石灰消毒(持续5个月以上,再补种橙苗)。同时,他主动在果园中通过有选择的砍 伐,把30亩果园分成相隔6、7米的几块小果园,一旦其中一个小果园感染严重,马上成批销毁消毒,严防交叉感染。

结果,在“关锡运搞定黄龙病”的消息不胫而走后,廉江市组织多部门及大批专家、种植户前往关锡运的小果园取经。

“当时我们看到的情景很震撼,坚定了廉江红橙还能种的决心。”一名农科专家形容多年前的这次取经,是“廉江橙业的转折点”。

“黄龙病给橙农带来很大的损失,不少橙农已无资金复产,但他们仍坚信橙业能振兴。现代农业技术含量越来越高,如果政府决策引导他们转产,他们又要经历较长 的一段转产培训期及实践磨合期,无论是时间成本还是资金成本都更大!”廉江农业部门的一名干部表示,这片在黄龙病浩劫中余生的小橙园,对政府的决策带来较 大的启示。不久,廉江市出台了鼓励橙农组建专业种植合作社以及拨出资金扶持橙业振兴的政策,鼓励了一批现代农业企业加入到当地橙业中去。同时,从关锡运的 “壮士断腕”防控法中得到启示,及时采取近乎严苛的措施规范了当时的橙苗供应链条,彻底切断了带病苗流入橙园的感染途径。事后证明,这一措施对廉江橙业摆 脱黄龙病害,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橙业振兴已破局

摆脱黄龙病害后的廉江橙业,尽管已伤筋动骨,但随着连年丰收,橙农们不断积累资金,扩大生产规模,专业合作社等现代农业组织形式不断出现。2010年,关 锡运发起组建丰源红橙专业合作社,吸纳村民加入其丰产早结栽培行动中去。至今,该合作社的种植基地,已成为廉江市的现代农业示范基地。同时,政府也不断引 导社会力量,以更高起点、更大规模地投入到橙业振兴行动中。

廉江市委、市政府每年从财政预算资金中拿出200万元经费用于恢复红橙发展,主要用于扶持无病苗木繁育体系基础建设、新种红橙机耕费和种苗费补贴、扶持红橙示范果园建设、疫情防控等投入,目前已经建立起2个无病菌种苗繁育中心。

2016年12月28日,记者在廉江青平镇采访时发现,由于黄龙病得到有效控制,红橙卖出了8元/斤的好价钱。青平镇也提出了“打造万亩红橙观光带”的目 标。青平镇委书记胡锡刚表示,目前,作为红橙种植大镇的青平,红橙种植面积已由2009年之前的1000亩恢复至7000多亩,预计年底可达上万亩。

在关锡运看来,红橙的高产高效是荔枝、龙眼等水果不能比的:1亩地种26棵荔枝树,1棵树结果100斤,每斤四五元,一棵荔枝树能赚400多元,而一亩地种红橙50棵,一棵结果两三百斤,按5元/斤计算,一棵橙树能赚1000-2000元,经济效益远远大于荔枝。

说起红橙为农民带来的增收,胡锡刚打了个形象的比喻:“一个红橙剖开四瓣,一瓣就值一元钱,贵是贵,但是皇帝女儿不愁嫁。”下一步,镇里将继续制订并出台相关措施,鼓励农民扩大红橙种植面积,并在打造优质种苗上下功夫,促进当地农民增产增收。

上一条:红江农场举行2016年正宗红江橙开摘仪式 下一条:【橙子皮的功效与作用】盘点橙子皮四大好处 返回列表